新闻棋谱
日本本因坊 (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棋谱 > 围棋新闻 > 日本棋战 > 日本本因坊

[日本本因坊]

竭尽全力挑战大前辈——张栩八段访谈

  • 2003-05-15 21:58:39|admin|0
  2001年,21岁的张栩作为本因坊战历史上最年轻的挑战者登台亮相时,曾引起极大的轰动。在挑战赛的前五局中,张栩三胜二败,将当时的本因坊王铭琬逼入绝境,遗憾的是,在余下的两场比赛中,张栩接连败北,未能美梦成真。事隔两年,张栩又卷土重来,与此前相比,他显然成熟了许多,比赛之前,张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

  问:本届循环圈赛从一开始你的势头就很好,取得六连胜,最后一轮是迎战山下敬吾吧?

  张栩:这次循环圈赛,连我自己也认为下得还不错,觉得很充实。

  问:你是从什么时候产生夺得挑战权的念头的?

  张栩:根本没这种非分之想,由于上届比赛我只是勉强保级成功,所以这回我无论如何也要努力地下好每一盘棋。

  问:最后一轮输给山下棋圣后,出现了可能要同分加赛争夺挑战权的局面,王铭琬王座如果也输了你就可以无需加赛,自动成为挑战者,你当时的心境如何?据说,你没等王九段的对局结束就回家了。
  
  张栩:我想王前辈一定会赢的,最后一轮你输了他就会赢,事情就是这样,不会轻而易举地让你得到挑战权,没什么“天上掉馅饼”的事。当时给我的感觉是这回够呛了。

  问:的确,在王九段获胜的那一瞬间,风向似乎有点儿变了,但是从循环圈赛的进程以及棋界的潮流看,你成为挑战者好象也是众望所归的事儿。

  张栩:是吗?我可没这么想过。后来同分加赛赢了,我才松了口气。

  问:两年之后,终于赢来了又一个七番胜负,与上次相比棋界的大环境有了不小的变化,你对此怎么看?

  张栩:上次挑战时紧张的不得了,这回好多了。原因是上次似乎总有一种“不安”伴随着我。

  问:这种“不安”指的是什么呢?

  张栩:上次挑战赛,从一开始脑子里就不停地想这想那,诸如:两日制、比赛用时、封手的问题……,除此之外,还有对局场地的变换,首日比赛封盘后的不眠之夜,等等。总之,脑子里想的太多了,其实,那样一来不安的心情有增无减,这回我用不着再想这些了,会静下心来面对七番胜负。

  问:和王铭琬九段大战七局的最大收获即在于此吧?

  张栩:长达三个月的七番胜负收获当然不小,对王前辈的精湛棋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,可供我吸收借鉴之处相当多,我发现有些看似普通的棋,其实有很深的内涵。

  问:是否可以这样说,通过上次的七番胜负,两年之后的你已经有了不小的改变。

  张栩:即使你的棋下得很平庸,七番胜负的经历也足以让你受益匪浅。例如对局前一天的严重失眠,封盘之夜的难以入睡等等,现在都可能依靠自我调节而有所改善。也就是说,心理因素的作用相当大。七番胜负的较量棋手始终处于极大的压力之下,非竭尽全力不可,这种体验是普通的对局所无法得到的。

  问:请简评一下你的棋。

  张栩:以前比较擅长执黑,所以可能的话愿意下黑棋,现在已经不拘泥于此了,毕竟是有了些进步。

  问:前途无量啊!最后请你谈谈和加藤先生进行七番胜负的想法。

  答:这是我长棋的又一次绝好机会,为此我不能不竭尽全力。想取胜是当然的,但这种心情可以先放在一边,只想怎么下好棋就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