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棋谱
正官庄杯 (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棋谱 > 围棋新闻 > 女子围棋 > 正官庄杯

[正官庄杯]

<font color=purple>妈妈棋手心依旧 围棋生活不复盘——记张璇八段</font>

  • 2003-03-08 08:00:00|admin|0
  首届正官庄杯女子围棋赛三番棋决赛首盘昨天在韩国棋院落子,中国棋手张璇八段旗开得胜,执白278手中盘战胜了代表韩国棋院参赛的芮乃伟九段,暂时1比0领先。   是役,芮乃伟九段执黑棋先行,双方均以激战姿态开局。在右上接触中,执白的张璇走出问题手,导致被动,中午封盘时,黑棋优势。   下午续弈,双方实地相差无几,但黑棋外势明显占优。劣势下的白棋在右下放出胜负手,并连出妙招。   混战中,黑棋在下边一路挑起劫争,希望通过打劫攻击白大龙。在寻找劫材的过程中,黑棋处理不当,连连失误,最后打劫虽然赢了,但外面损失非常大,并且贻误了全盘战机。   此后,尽管黑棋顽强抵抗了100多手,但白棋行棋滴水不漏,没有把任何机会留给黑棋。   芮乃伟九段一贯好战,很有男棋手的阳刚之气,而张璇擅长以柔克刚,下棋时会使巧劲儿,这盘棋把双方的棋风体现得淋漓尽致。   今天将进行该杯赛第二盘的较量。   “三八”节,在韩国参加正官庄杯决赛,张璇最惦记的是家中的女儿———3岁的常悦旻。3月10日,常昊也有一局对罗洗河的比赛,将决出春兰杯三、四名。这一天,孩子完全交给阿姨。张璇说:“孩子一天见不到我,一定会到处找妈妈,但棋子一落在盘面上,必须忘掉这些。”   常昊九段与张璇八段是1999年结的婚,这个备受瞩目的家庭平平常常地过着每一天。   ■常昊输棋我心里难受   常昊是中国围棋的顶尖高手之一,面对滚滚“韩流”,李昌镐和曹薰铉好像两座难以逾越的大山,中国围棋已经远离世界冠军3年之久,常昊本人多次问鼎中国国内冠军,但始终没有得过一次世界冠军,这个结在常昊心里紧紧缠绕。作为常昊的夫人,张璇除了与他分享快乐外,更多的是与他一起承受失败的痛苦。   张璇说:“常昊是一位非常有责任感的人,他心很重,要是输了棋,尤其是关键比赛,他会难过得要命。我经常给他灌输,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一盘棋并不能改变世界,只要努力了就可以了,要享受围棋给你带来的快乐,要注重过程,这样你的棋才会达到一定的境界。”   ■不想再让女儿做职业棋手   常昊成绩不好时,张璇也感受到了格外的压力。有网上的评论认为常昊因为家庭事务而分心,其实了解张璇的人都知道,她在女棋手中是出了名的能干。家里装修,一砖一瓦,一桶油漆,无不是张璇自己从建材市场上砍价挑好弄回家,家中每一位成员的衣食住行,都是张璇亲自打理。   为了让常昊睡好觉,张璇每天自己带着孩子睡觉,“因为孩子要起夜两三次,她每次起来,我都要迷迷瞪瞪地把她送进卫生间,怕她着凉,给她找衣服,这几年严重睡眠不足,如果我有比赛,孩子就跟着阿姨睡。”   “每天早上8点之前,常昊和阿姨将孩子送到幼儿园,他回来,我们开始摆棋或是去棋院训练。”常昊与张璇的家在崇文门附近,与棋院相隔不远。下午4点,一天最重要也是张璇最盼望的时刻到来了———接女儿回家。   “女儿一点点长大,她的一点一滴的变化都让我们感到快乐。生活和下棋对我来说是同样重要的。”张璇说不会亲自教女儿,一是不知道怎么教,二来并不想让她成为职业棋手。   “现在的选择很多,不一定非要做棋手,竞技场太残酷了,我们不想引导孩子往这个方向走。只想让她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的,在幼儿园和小朋友相处得很好就可以了,什么世界第一,想都不想。”   ■对下棋我执着不够   芮乃伟、杨晖、华学明和张璇等人是中国女棋手中的佼佼者,在过去20多年的较量中,其实总是这一批人在争斗。上个世纪80年代末,这些20多岁的女孩子天天与男棋手在一起训练,提高很快,这个时期中国女子围棋实属天下第一,以至于日本人不再搞女子比赛,也放弃了对女棋手的培养,现在活跃在棋坛的韩国新锐如赵慧莲、权孝珍等女孩子,当时才几岁而已。   回忆起当年的时光,张璇特别难忘的是在国家队住宿舍的日子,“我与芮乃伟做室友4年,3个人住一间屋子,另外一个人总变动,我们一直没有调整,从我15岁住到19岁,芮乃伟当时只有20多岁,快20年过去了,我们都改变了很多,但我觉得她对棋的热爱和执着始终没有改变。我对棋的执着精神是很一般的,没有办法与她相提并论,但我的天资和棋才还可以,芮乃伟兼有天资和勤奋这两点。”   张璇说,当时芮乃伟、杨晖就是横亘在她前面的两座山,她就像生活在她们的影子之中一样。等到芮乃伟出国,国内的女子比赛也甚为惨淡时,1991年张璇也去了日本。   “在日本4年,让我感觉好像上了一次大学。”聪颖过人的张璇在半年时间里,完全可以用日语会话,并可以用日语教授围棋。很快,张璇的日子出乎意料地优裕起来,她棋高,形象亦佳,不少像三菱、松下这样的公司属下的围棋俱乐部经常请她去下指导棋,她指导的对象一般都是高薪阶层,像律师、医生等等,一盘棋的收入大致在5万日元左右,相当丰厚,那时她在日本的所有费用也不过15万至20万日元。挣钱给张璇带来的快乐是很有限的,她说特别向往两周一次去吴清源和林海峰老师家中参加研究会。   1995年,张璇听说国内的比赛越办越好,回国也有棋下,马上就决定回国。之后便是张璇爆发的阶段,1997年初,张璇在第11届天元战挑战者决定战中,只因出了一手昏着而无缘挑战权,当时她的对手正是常昊。随后常昊在挑战赛中以3比1战胜卫冕冠军马晓春九段,开始了他夺取头衔的历史。张璇曾经到达的这个高度,是其他女棋手所不能及的。   今年的正官庄杯女子围棋锦标赛上,芮乃伟九段最后战胜华学明七段进入决赛,张璇八段战胜韩国的权孝珍三段与老友会合,“为了备战芮乃伟,我会找一些她的棋谱看看,她的实力比我强,但不能说我没有机会,能打到决赛这个份上,我会拼到最后。”   聊了一个下午,张璇还是没有忘记她作为“妈妈棋手”的生活,她说,“生活与下棋是一样的,选择很多,但最后落在盘面上的只有一种情况,生活没有复盘,总是来不及设想‘假如会怎样’,生活更不会因为进了决赛而改变,我们的日子总还是要过的。”